英魂之刃口袋版qq登陆
  • 登錄 注冊
  • 總訪問量: 244061

參閱案例 >> 返回首頁

正文

彭社新、彭林升濫伐林木抗訴再審案——對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抗訴意見的審理

2015-06-19 20:13:14 來源: 本站

 

彭社新、彭林升濫伐林木抗訴再審案
 
——對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抗訴意見的審理
 
【案號】
一審案號:(2008)臘刑初字第47號
二審案號:(2008)西刑終字第47號
再審案號:(2010)西刑再終字第1號
提審案號:(2011)云高刑再終字第5號
 
【裁判要旨】
刑法設立濫伐林木罪,目的是保護對森林資源或其他林木有序采伐的管理秩序,此類案件中多數是對國有林地、集體林地無證或超出許可證的濫伐行為,也有的是無證或超出許可證砍伐個人所有林木的行為。本案云南高院在受理省檢察院的再次抗訴后,提審認為不能以濫伐林木數量超過數量巨大的數倍,而比照其它罪名數量特別巨大的規定進行認定;按全案審查原則,二被告人因組織實施村民小組集體意志,成為濫伐集體天然林行為的直接責任人,不宜以整個過程作為二人承擔刑事責任的基礎,綜合全案具體情節,原生效裁判作出了罰當其罪的處罰。
【案情】
抗訴機關云南省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彭社新、彭林升。
2005年11月21日,勐臘縣象明鄉倚邦村委會曼拱二組村民小組(以下簡稱曼拱二組)經多次召開村民大會后,決定將“中坡山”的集體機動輪歇地6000畝發包給景洪市永興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永興公司),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黃偉口頭授權委托介紹人白金順、徐順康起草輪歇地承包合同書,永興公司支付定金52000元。被告人彭社新、彭林升在永興公司未簽字蓋章的情況下,攜帶合同書相繼到倚邦村委會、鄉農經站、林業站辦理簽證和審批手續。二人沒有逐級上報審批,未得到上級林業主管部門的同意和辦理相關手續。2007年8月20日彭社新、彭林升與民工白歐奴(在逃)簽定橡膠地砍壩合同書。次日,白歐奴帶領10余名民工在指定范圍內砍伐林木56天,直至鄉林業站到場制止。經林業技術鑒定:毀林地權屬集體山林,砍毀林木2040畝,活立木蓄積量7216立方米。
《輪歇地承包合同書》和《橡膠地砍壩合同書》的甲方均為曼拱二組,后一合同落款處有彭社新、彭林升簽名;勐臘縣森林公安分局于2008年3月31日以臘林罰書字(2008)第02號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對永興公司作出罰款285753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審判】
2008年4月,勐臘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彭社新、彭林升違反森林法的規定,在未得到有關部門批準和辦理砍伐許可證的情況下,砍伐集體山林樹木,數量巨大,均構成濫伐林木罪。永興公司與曼拱二組之間的輪歇地承包合同是否有效,并不影響二被告人罪名的成立,二被告人的行為符合犯罪構成要件。二被告人召開村民大會,帶動村民為本地經濟發展的思路是可行的,但在實施過程中,采用違法的行為,砍毀國家森林資源,由此觸犯刑律仍將受到法律的制裁。考慮到本案集體行為的事實,可予酌情對二被告人從輕處罰。一審判決,以濫伐林木罪判處被告人彭社新、彭林升各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各4萬元。罰金已執行完畢。宣判后,彭社新、彭林升不服,提出上訴,認為本案是單位犯罪,應按規定對曼拱二組作判處,并由曼拱二組承擔經濟責任,個人不應承擔法律責任。
2008年7月,西雙版納州中級人民法院經二審審理認為,彭社新、彭林升的行為均構成濫伐林木罪。鑒于本案的實際,可對二上訴人酌情從輕處罰。判決維持一審判決中并處罰金各4萬元的部分,改判二上訴人各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針對二審判決,云南省人民檢察院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認為參照最高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森林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規定,應認定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應當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內從重處罰,二審改判量刑明顯畸輕。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指令西雙版納州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本案。
2010年4月,西雙版納州中級人民法院經再審認為,抗訴機關比照最高法院《解釋》第六條“……濫伐林木‘數量巨大’,以五十至一百立方米或者幼樹二千五百至五千株為起點”的規定,按數量倍率推定行為后果造成毀林數量“特別巨大”的主張,于法無據,裁定維持原二審判決。
云南省人民檢察院再次抗訴認為原判量刑畸輕,沒有并處罰金,理由為:1、彭社新、彭林升的行為已經構成濫伐林木罪;2、比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森林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的規定,本案數量特別巨大,應在法定量刑幅度的3-7年內從重處罰;3、二被告人沒有法定從輕、減輕情節,原判量刑幅度過低;4、應加強西雙版納熱帶雨林地區能源和生態環境的保護,嚴懲破壞環境的嚴重犯罪行為。
經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審認為,彭社新、彭林升違反森林法的規定,在未得到上級林業部門批準和辦理砍伐許可手續的情況下,組織簽訂砍伐合同,允許和指揮砍伐集體輪歇地樹木,造成嚴重后果,其行為已構成濫伐林木罪。關于單位犯罪的辯護理由,因依據公安部《關于村民委員會可否構成單位犯罪主體問題的批復》,村民小組不成為單位犯罪主體,辯護理由不能成立。抗訴機關認為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的抗訴理由,因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對于濫伐林木罪沒有規定數量特別巨大的情形,抗訴認為屬于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沒有法律依據。鑒于存在以村民小組名義簽訂的承包合同和砍伐合同均經村民小組同意、砍伐地為曼拱二組有權屬的集體機動輪歇地、原審上訴人彭社新、彭林升具有為村民小組謀取利益,且為履行與永興公司所簽合同從而實施濫伐林木,歸案后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認罪態度較好,一審后及時繳納罰金,行政機關對永興公司作出罰款28萬余元行政處罰等具體情節,可酌情對彭社新、彭林升從輕處罰。綜上,原判根據彭社新、彭林升所實施的犯罪行為,考慮二人實施犯罪行為時的動機、在犯罪中所起的組織實施作用,對二原審上訴人的量刑與犯罪事實及其應當承擔的刑事責任基本相當。最終沒有采納量刑明顯畸輕的抗訴意見,裁定維持再審裁定。
【評析】
本案審理中把握了三個要點:
第一,如何把握濫伐林木罪關于數量巨大的規定。
刑法第345條和最高法院司法解釋對濫伐林木罪的量刑規定,只劃分出一般濫伐林木行為和濫伐林木數量巨大兩種情形,沒有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的規定。最高法院《關于審理破壞森林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六條規定,濫伐林木數量巨大以50至100立方米或者幼樹2500至5000株為起點。本案損失活立木蓄積量7216立方米,屬于數量巨大的范圍,比之濫伐林木數量巨大的100立方米起點,達到了70倍之多,但不能因此超出法律規定之外,比照盜伐林木罪的規定,認定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抗訴認為濫伐林木數量特別巨大的意見,缺少法律依據作支撐。
第二,村民小組能否成為單位犯罪主體,對集體決定的行為承擔刑事法律責任。
本案中土地承包合同是經曼拱二組全體村民簽字同意簽訂,合同已經實際履行以后,產生了由彭社新、彭林升作為組長、副組長代表村民小組所簽名的砍伐林木合同,前后二個合同都是經村民小組同意,以村民小組名義簽訂、履行,所得利益即5.2萬元訂金和修通的道路,由全體村民共享。無證砍伐行為由彭社新、彭林升組織實施,因而砍伐行為的主體是曼拱二組村民小組。砍伐行為沒有辦到許可手續,造成權屬曼拱二組的集體機動輪歇地上林木被非法砍毀的嚴重后果,按刑法第345條第2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已經達到濫伐林木應負刑事責任的程度。
但依據公安部(公復字〔2007〕1號)《關于村民委員會可否構成單位犯罪主體問題的批復》,村民委員會不屬于《刑法》第三十條列舉的范圍,對以村民委員會名義實施犯罪的,不應以單位犯罪論,可以依法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按此規定,那么屬于村民委員會之下的村民小組就更不構成單位犯罪主體。本案以濫伐林木罪追究刑事責任的對象,只應是直接責任人員彭社新、彭林升。
第三,在本案中如何貫徹罰當其罪的量刑原則。
從負刑事責任的事實基礎而言,彭社新、彭林升是作為村民小組負責人組織實施村民小組集體決定的角度,成為濫伐林木行為的組織者、實施者,其所承擔的刑事責任應輕于個人犯罪,不宜以整個過程和后果都作為二人承擔刑事責任的基礎。所砍伐的樹木是有權屬的輪歇地上自然生長出來的天然林,其砍伐行為缺少的合法要件在于,沒有辦到砍伐許可手續。
從主觀惡性和認罪態度而言,二被告犯罪動機和目的單純在于為村民小組共同利益把輪歇地承包出去得到承包費。二人歸案后如實供述,認罪態度較好;及時履行罰金各4萬元,據稱超出二人經濟能力,其他村民幫助湊齊。第一次再審時23戶村民提供簽名捺印“關于中坡山開發同意(共同)承擔法律責任”的書面證明。主觀惡性相對較低,認罪態度較好。
從刑事責任與行政處罰的平衡性而言,取得承包利益和轉嫁砍伐風險的永興公司只受到28萬余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對一個濫伐行為已實行雙罰,應把握處理上的平衡性。
綜合全案,考慮二被告人實施犯罪行為時的動機、認罪態度及其在犯罪中所起的組織實施作用等具體情節,原判的量刑與犯罪事實及其應當承擔的刑事責任基本相當。原生效裁判認定事實清楚,定罪準確,量刑適當,程序合法,云南高院裁定維持再審裁定。
 
 

英魂之刃口袋版qq登陆 全天pk10最精准2期计划 江西时时无法兑奖 棋牌代理加盟 天天时时彩人工计划 星空娱乐平台官网 三公游戏安卓版 快乐飞艇冠军计划 黑龙江时时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五星国际app 二八杠技巧口诀 宝宝彩票计划太厉害了